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事新编的酱坛

和小耳朵谈天说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死话题   

2012-11-06 07:03:17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娘子不喜欢这个话题,主要是忌讳死,于是所有有关的话题都要避开她。小耳朵的成长又不可避免,会提出这类问题,这种哲学意味的问题,有时候确实折磨人,大人当然可以逃避,只是这样损失的是一个人心灵成长的机会。

小耳朵与我讨论这类话题的次数,已经无法统计,肯定是个常规话题,既有生理学概念的,也有纯抽象的哲学味道。生理学问题,其实好回答,只是需要突破一些习惯的理念,毕竟内容很客观。可是死了之后的问题,超出科学知识,还真不好回答。

小耳朵五岁的时候,问到我是不是会比她先死,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,嚎啕大哭,搞得我束手无策。这个问题至今回想,我依然无解。这不是大人能够讲解多少的问题,而是孩子能够明白多少的问题,这个问题在当年实际上是搁置了,只是她的困惑依旧。

打开这个问题死结的是她班车上的同学,上小学了,三年级,班车上的一个男孩子,信基督,告诉她死亡就是去天国,生命在另一个世界。这未必算是答案,但是对她来说,足够理想的解释。

生与死,在哲学来说,属于终极命题范畴,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的,就定义来说,也不是三言两语的事情,人们的困惑,也未必是找到一个终极答案,小耳朵八九岁的时候,也没有能力没有可能去接受一个巨大的命题,同学的这种解释,给了她一个“安稳”,这是她的“第一阶段”。

再后来,生死问题的讨论就好进行了,她的阅读,她的知识体系,包括她的理解能力,都可以真正成为对话的对象,甚至于有些东西我还要向她讨教,我的唯一优势就是比她多活了这二三十年,亲身的体会。

生的问题,其实咱不能选择,属于被动的,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,就被生出来了,等到略微知道点什么的时候,就已然回不去了。死,虽然自己有一定的选择权,自己可以选择自杀,但是这毕竟不是正常的选择,更多的是面对死亡的问题,而不是选择死的问题。

人固有一死,不止是人,所有的生物都是如此,有生就有死,没有不死的永恒,人要都不会死,这地球才真的装不下了,所以死亡,一定程度上是给子孙后代腾地方,给未来机会。万寿无疆,是个不错的祝福语,真能如此,恐怕是社会的不幸了。社会进步,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,人口也就越来越多,环境问题也就越来越棘手,从环保的角度,人类的长寿真的是灾难。只不过,求生是本能,生命来之不易,轻易放弃,所谓轻生,多少有点轻贱自己,所以生死抉择,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死亡,对于我来说,应该还是遥远的未来,不排除那种意外,反正地沟油洗过的肠子,说百毒不侵或许夸张,但是抵抗一般的毒性,应该没有问题,至于被人下毒这种神奇的事情,暂时也轮不到我等草芥。因为离死亡远,所以多了几分踏实,说起死亡,百无禁忌。因为这种无禁忌,我们可以讨论死后的器官捐献,遗体捐献等等,这是我在二十多岁就想做的事情,至今未能做成。

我不喜欢器官移植,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在这个领域的混乱管理,还有一点是我的生命观,死生有命,不可强求,今天用别人的这个器官,明天又用另一个人别的器官,全身零件换一个遍,究竟还是不是自己?(与小耳朵讨论《钢之炼金术师》,很多人没看过,不展开了。)更何况器官移植的巨大成本,也就造成了实际上只是权贵才可能延长生命,生命多了特权,这个我深深厌恶。例外的是角膜移植,不涉及到生命的长度,而是生命的质量,加上角膜移植本身有很多公益行动,普通人是可以受益的(这个手术的成本相对低很多。)。

至于遗体捐献,作为理工科学生,对于实验的重要性,体会深刻,遗体的使用,对于医学的帮助是非常大的,倒不是因为如今的死不起活不起。人死之后,啥也不是,别说三尺墓穴不易得,火化成灰,留与不留,都无关紧要,心中有了,何在乎实体?

周末的时候,娘子出差,与小朋友就聊到了这个话题(这是很多次的一次),她起的头,说感谢我对于死亡的态度,使她觉得死亡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。她说到很多医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往往选择放弃治疗,而是去享受生命最后的快乐时光。我说,医学院有一门伦理课,是讲生死伦理的(当然还包括其他),医生经常面对生死,这是需要跨过去的心理问题。

生与死,一个人能够牢牢掌控的程度很有限,说保持平常心,毕竟空洞,生死之间,难免乱了方寸。不过不管怎样,人的一生能够做到的也就是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,死亡来临,无论你是怎样的权势富贵,没有谁可以阻挡死神的脚步,纵然有决定的医疗技术,也不过是延长生命些许的长度,却不会改变奔向终点的局面,既然决定不了的事情,何不放下?

灵魂灵异之类的事情,我向来不信,生与死,对于我这个技术男,说到底还是一个生理现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