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事新编的酱坛

和小耳朵谈天说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曹刿论战  

2012-08-25 00:00:56|  分类: 春秋战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曹刿论战》是中学的一篇课文,现在学不学就不知道了,出自《左传》也算是经典学习,成语“一鼓作气”也出自于此,至于这个故事如何理解,其实不在字面之上,字面意思很清楚,没有歧义。

然而这个出产了这么著名成语的战役,并不是一场公认存在的战役,不是谁都记载了,《左传》里面有,《史记》则没有,而《左传》一贯的简洁,使得很多细节并不清楚,比如齐国的领军人物是谁?有一个说法是鲍叔牙,这是我小时候看的。

《上下五千年》是从我们那个时候开始的历史普及本,似乎至今依然,我看的是这套书成型之前,作者林汉达的另外一个单行本,《春秋故事》(林汉达的《春秋故事》、《战国故事》、《西汉故事》等合并,加上后来曹余章的续写,构成了少儿读物中的畅销书《上下五千年》。),这场战役的起因是一次复仇,齐桓公的一次复仇行动。

当初公子小白与公子纠争夺齐国公的继承权, 鲁庄公帮助公子纠,公子纠的手下管仲带人射杀公子小白,结果小白诈死骗过管仲,抢先回到齐国,抢得了继承权,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齐桓公,齐桓公最得力的助手鲍叔牙是管仲的至交,死党,最好的朋友,结果管仲也成了齐桓公的手下,并成就了齐国的伟大复兴。

对于当年的鲁国所为,齐桓公自然不爽,要找场子,找面子,于是派鲍叔牙攻打鲁国。这是一场注定一边倒的战役,也是齐桓公给鲍叔牙送功劳的机会。然而……

按照常规的分析,齐鲁之战,确实是齐国赢了,而且按照那时的战争规则,如同决斗一般,兵对兵将对将,鲁国一点搞头都没有。但是,鲁国自然不甘心,于是征集高手解决这个疑难问题。

有个叫曹刿的人挺身而出,周围的人劝他:这关你何事?自有那些大佬来操心。曹刿说:那帮人没有远见,指不上。于是鲁庄公请他入内。

不过按照《左传》的记载,这场面试比较奇特,是曹刿考察国君,一连三问,鲁庄公应对不错,是个品格不错的国君,于是曹刿认为可以与齐军一战,人心所向,战斗力有保证,剩下就是战术的问题。

然而,所谓的战术,其实就是“诈术”,后来所谓兵不厌诈。有些事情,遵守规则确实是遵守公平,但是有些规则一定,强弱立分,比拼本身就失去意义,比如文明社会不大会提倡男人与女人决斗。齐国打鲁国,本身就是大欺小,按规则办事,鲁国必死无疑,规则本身就决定了对鲁国不公平。

曹刿还是用了点聪明劲儿,有点取巧,但是还不算很过分,他选择了等待。本来战场规则,鼓声一起,双方出兵对决PK,大面上说很公平。实际上,齐国军队远道而来,盼着赶紧完事走人,就当出差一趟,快去快回的。可是如果按照公平原则,是不是应该约定时间再擂鼓而战呢?齐国处于强势,再决定战争的走向玩法,那么鲁国还能玩什么?等到齐国第三次发动进攻,心态已经松弛,这时曹刿才下令开战,齐国大败。

大约齐国也觉得理亏,打仗只是发泄一下,败了也就败了,也就拉倒,后来的几年里,齐鲁之间相处得还算融洽,起码不是兵戎相见,见面就掐架,事实上后来齐桓公的称霸之路主要是重树周天子的威望,齐桓公这个霸王并不是欺负弱小的样本。

长勺之战,鲁国的胜利其实就是利用了一个心理手段,当然那个时候没有心理学,曹刿说不出来一套理论,但是直觉还是对的,当然对于规则的破坏,也是他这样的出身不会考虑的,所以他会说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

春秋时期,另外一个贵族就死守战场规则,结果就头破血流,很狼狈,那个人就是宋襄公,面对楚国军队,不利用对方渡河的时候袭击,直到楚军列队完整,完全进入战争状态,才发动进攻,于是自取灭亡。

没法考证,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很“绅士”的战争规则就彻底崩溃了。之后,斗争的智慧越来越丰富,人心的歹毒也就越来越明目张胆,吴越争锋,越国遇灾害,向吴国借粮,过后越国还吴国煮熟的种子,导致后来吴国绝收,百姓受难,这就是非常恶毒的,所以越王勾践即使是个胜利者,一直也没什么好口碑。

《曹刿论战》原文:
十年春,齐师伐我,公将战。曹刿请见。
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焉?”
刿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
乃入见。问:“何以战?”
公曰:“衣食所安,弗敢专也,必以分人。”
对曰:“小惠未徧,民弗从也。”
公曰:“牺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”
对曰:“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”
公曰:“小大之狱,虽不能察,必以情。”
对曰:“忠之属也。可以一战。战则请从。”  
公与之乘,战于长勺。公将鼓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
齐人三鼓。刿曰:“可矣。”齐师败绩。公将驰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下视其辙,登轼而望之,曰:“可矣。”遂逐齐师。  
既克,公问其故。对曰:“夫战,勇气也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国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