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故事新编的酱坛

和小耳朵谈天说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信仰之说   

2012-08-10 06:52:52|  分类: 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当教授的女同学S来京,同学小聚,于是见到了同在北京却二十年未曾谋面的另一位女同学Y,加上在央企混迹的死党W(男同学),晚上小聚,也算难得。

虽然不曾见面,消息还是有一点的,与Y也通过电话,知道她皈依佛门,在家修行的居士。

我对于同学朋友聚会,一向缺乏热情,但是也缺乏抗拒,一般来说倒也是随叫随到,在北京的聚会倒也很少缺勤。老同学相聚,叙过往,这是必须的,虽然在校园的时候,不算特别近的关系,不过人生中有过四年在一起的时间,这样的人,毕竟是很少的,相聚之中,感慨颇多。

自己交往的圈子中,信什么的都有,唯独没有与我相同的。以前把宗教信仰粗暴归到封建迷信,固然不对,但是如今这些信什么的,都想推销出去的感觉,我也老大的不喜欢,我属于反弹型,娘子说法,逆反心理重,还在青春期,小耳朵更干脆,日本外来语:中二病。

Y一上来就一人一份礼物,一张梵唱的CD,一份佛珠挂坠,有点布道的意思。S与Y大学四年同宿舍,关系很熟,大约被布道的次数多了,或许要转移“火力”,也许别的原因,就说觉得我会接受。我断然说:没可能,我什么教都不会接受。于是继续叙旧。

一桌子有一个信徒,就总会绕回来,所有的教派,都有一些相似,信徒会努力布道,话题不免又回到信仰问题。

说当下中国没有信仰,或者信仰出了问题,这句话很多人挂在嘴边,也对也不对,因为中国这个概念太大太含混,我们这些中原文化的后人们,说到中国很多时候不是政权概念的中国,比较狭义,基本就指的中原地区,西部地区那一代的那份虔诚,未入道的也未必能够理解。

当然他们毕竟是少数民族,对于整个国家的大环境来说,以前说法,属于次要矛盾了。把他们放一边,单纯讨论我们熟悉的环境对象,确实存在问题,甚至于这点大家都有共识。然而,信仰的出路在哪里?

这一直是个问题,历史一直萦绕的问题,也是我经历很多争论以后,有点点放弃的问题,当然这种放弃包含一种坚持:我不想说服谁,同时谁也别想说服我。其实信仰是一个无解的问题,也可以说是有多解的问题,因为信仰本身,就缺乏一个定义上的共识。

我们的教育传统,信仰的含义更宽一些。有神无神不重要,是不是宗教,也不是关键,当然邪教不行,全世界都反对,只不过邪教本身的定性,也是糊里糊涂,比如著名的日本奥姆真理教,成员被捕受审的原因是东京毒气事件,刑事案件。在日本的著名棋手吴清源,也曾经受困于邪教组织。不过,没有一种邪教会公然站出来,以此标榜,声称“我是邪教”的大约是没有的(由于其封闭性,外界很难清楚了解,加上各不相同,其实也很难有精确定义,往往以异端视之,但是由此引发历史上的误杀也是不少的。)

曾经与很好的朋友说,信仰不一定需要信神,她是基督徒,怒目瞪着我,于是打住。世间的事情,有时候是有点机遇,她接触基督教,与我有关,后来她信了,再后来全家都入了,却始终未能说服我,我大约是比较顽固坚持我的科学脑袋,电话里说了一个多小时进化论,最后彼此放弃争论,不伤和气。

这一次我遇到了佛门弟子,大学的时候,读过一段《坛经》,算是禅宗的,没感觉,还是不入,实际上个性的原因,我对于哪一门,都有一种“入”的恐惧,所以往往浅尝辄止,佛教在中国有着比较好的基础,起码好于外来的基督教(尽管佛教也是外来的,毕竟在东土两千年,很多都融入中华文化中,骨子里国人也不把佛教当作外来的,更何况发源地印度早已没有佛教,中国倒是很重要的一处了。)。我与佛教无缘,别的不说,素食,就干不了。Y同学说到东坡,我没有多说,心说苏学士佛学修养极高,但是宁可居无竹,不可食无肉,大名鼎鼎的东坡肉,颇能映证其豪放不羁的个性。

布道毕竟不是应尽义务,同学相聚,聚会是第一要务,不是发展会众。信仰的话题还是可以继续讨论的,我提出了一个观点,没信仰,主要体现在脑子是空的,所有的判断基于生物本能的利益分析。Y同学说,空不就是佛家的境界吗?我说不一样吧,那个先充实,然后再空吧,否则婴儿落地,岂不就是最高境界?这个显然站不住,所以信仰还是后天的。

不过具体到信仰什么,各人的机遇,各人会入各人的门,却是不可强求的一件事。生活中遇到的种种信徒,有时候太急切,急于把自己信仰的,要别人接受,这样不太好。有所信,就必然有所不信,没有不信的世界,就只有迷信盲从了。这几年重新读历史,把人类历史扫一遍下来,信仰固然是好东西,在信仰名义下,引发的种种血腥,却也是比比皆是,容不下别人的信与不信的信仰,都是信仰名义下的暴力,比如尽人皆知的十字军东征。

去年看到一学者说到利比亚战争的终结时,居然说这是上帝早就安排好的,我无法接受这样的基督徒,尽管他的学术观点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